首页 新闻

今有神秘书画学者,重现3亿名作《黄山汤口》之风貌

烟雨渺渺自江界而来。笼人间,长街十里不见尽头,断桥几许,伊人撑伞挪步缓缓,仿若长歌轻叹“水远烟微,一点青墙白瓦,晃晃梦人归”;笼山川,林间的莺飞草长融入细雨,落在诗人眼里,成了“杳杳没孤鸿,山色有无中”;笼江河,茫茫雾霭间若隐若现的星点,孤舟一片,远客青衣向远方而去,映在宣纸上,便是水墨江南里的“青水碧云天,画船听雨眠”。

(大愚-拟黄山汤口)

山水画的起源是古人自由意识的勃发,是‘天人合一’自然思想的助推。他们寄情山水,以表或低迷,或高昂,或悲愤的内心情感。墨色山水,从神灵的敬仰,到自我的宣泄,再到时代的引导,中国山水画在历史的前进中,不断接受时代的洗礼革新。它勤勤恳恳的操劳,无论是蒙尘无采的低迷时期,还是站在文艺精神繁华的高山枝顶,现代中国山水画始终坚守着三大责任:承载文化,继承传统,体现时代精神。

前人高举火炬,于深渊为中国山水画艺术闯出一片万里前程,他们试探,他们争论,他们失败的惨烈,但先辈手中的旗帜从未倒下。如今远望,高山仍在,火炬的光亮照着遍野荆棘,那是前人的来时路,是中国山水画攀至高峰的来时路。

作为后来者,大愚一辈,肩负传统山水画传承创新之责,再走荆棘路。从大篆书法浑厚气息的沉淀与积累,到《创世之柱》虚空超然境界的熏陶,到《新富春山居图》里现代山水画技的运用,再到《拟黄山汤口》五笔七墨笔法的炉火纯青,大愚先生缓缓走过山水画艺术的荆棘,朝高山之顶的火炬无止而前。中国传统儒家文化思想易让人神化前人,其实不必如此,古人留下的“大山”不是为了让我们”高山仰止”从而“望而却步”的,并非是无法超越的;我们应用“站在巨人的肩膀上,所以看的更远”的观点角度去看待。

前人为山水画创下一个璀璨不可逾越的世纪顶峰,是对后人慷慨的指引,更是给后人一道难跨的大山。

大愚先生同一切山水画的传承者一般,渴望内心的展露,渴望窥见前人扬名千古的秘密一角。同时,他们生于现代,一个崭新的、多元文化引领社会思潮的时代。在如此的时代背景下,大愚一辈的思想高远,毅力也非同。

前人虽是高山景仰的大家,但传统山水画需要新鲜血液的注入,中国山水画需要时代文化内涵的融合。

艺术与时代挂钩,相辅相成。

大愚先生的努力所向,便是中国山水画的所趋之向——创新传承,自我超越。如其所作《拟黄山汤口》,仿原作大观,细节处带有自我精神的创新特色。技法的熟练加之自由意识的迸发,中国山水画的时代特征既大愚先生之辈山水画后来者的思想高度。

21世纪,中国山水画在多元文化、多元思潮的影响下,所面临的机遇和挑战也同样多元化。抓机遇、迎挑战,大愚先生站在了时代的前锋,高山仍在,火炬仍在,荆棘路却不止一条。

后来者非弱者,大愚先生也并非生不逢时。如今,中国山水画之开天辟地的新气象正在勃发,青山万里,前程在脚下。

时代为大愚先生一辈绘下考卷,这一次,他们已然会完美作答。

大愚,号虚空,中国传统笔法、星云图创始人。其用笔如作篆籀,洗练凝重,遒劲有力,在行笔谨严处,有纵横奇峭之趣,是致力于探索与书画有关的笔墨学者;喜明代徐渭之风,研究黄宾虹“五笔七墨”独特画风,探索传统笔墨与宇宙星云的碰撞、开创星云图国画风新领域; 其代表作有:18米惊世长卷《新富春山居图》、12平方米巨幅《万壑奇峰图》、传统笔墨《拟黄山汤口》《秋鸿》,创新星云图系列《十方空间》《创世之柱》《迷踪》等。